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迷信的邵琪】(08)【作者:derksen】
【迷信的邵琪】(08)【作者:derksen】
字数:45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迷信的邵琪(八)不要不信邪  一切的起因就是第一次产检完隔周,邵琪因为怀孕的影响,加上胎儿状况不稳被医师禁止我们继续做爱,因此每天光是我能看到她闲着的时间:早上接她去学校的路上,回家吃完晚饭后到入睡前的时间,邵琪可以说手一直没有停下来过-光是在我面前,她每天就至少要自慰个两、三次;而且每次自慰的时候都是左手掐着自己黑得发紫的大乳头,用那种恨不得把尚未开始分泌的乳汁给掐出来的力道捏着;而右手则用食指跟拇指捏着自己红紫色膨胀的跟蚕豆一般大的阴蒂,中指、无名指则伸进阴道里,一边揉捏着肉蒂一边抠挖着阴道,直到把中指都完全没入阴道后,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高频率地颤抖着右手,用自己的右手取代电动按摩棒充分地刺激着阴道口与胀红着的肉蒂。我已经在产检完直接没收了她从衣橱里拿出来的电动按摩棒了,她却用自己的手来达到一样的刺激效果,因此每次我看到她用如此剧烈的方法自慰,就轻轻拍打了她手,清了清喉咙提醒她我已经说过很多次的话:「身体这么刺激对宝宝不好。」  一开始邵琪还会不好意思地把手指抽出阴道,只用缓慢的速度慢慢地搓弄阴蒂来自慰,可是今天邵琪在我车上自慰时我又拍了拍她的手,这次她却理直气壮地顶了我一句:  「我打电话问过王医师了,他说我这样不会有影响的,母体心情愉悦的话对宝宝也好。」邵琪虽然停手了下来,但继续抗议着没有打算妥协了。  「怎么可能没影响,」我一边开在堵着车的高速公路上,心情难免受到影响,说话的音调就高了起来。「你自己弄的时候整个人要比那些拍AV的女优还要激动,人家AV女优可是演出来的才那么激动,你可不是演的啊。」  「王医师都说了没关系嘛,我们又没有做爱!王医师就说没影响,你就不听。上次给你看教友特地帮我去跟上师求来的安胎肚兜,我跟你说问过王医师了他说没关系,结果你也是坚持现在很热不该围上,热归热可是上面可是有上师跟教友们的善念在加持,怎么说你还是一直坚持不听我说。」邵琪边说边气起来,索性不自己弄了,双手抱胸嘟着嘴侧过头去。  「王医师又不知道你自己弄的动作有多夸张!」  「不然我弄给王医师看让他评评理啊!」  「说这什么话!说要给人看这种事情你还知不知道羞耻啊你!」这句话到后来我几乎是吼着说出口了。  接下来继续堵车的半小时路上,邵琪就再也没有回过我一句话;脸色非常地凝重,不像只是在单纯在生我的气,我更害怕的是她是不是觉得我对她不好,配不上当她的未婚夫、孩子的爸爸,心里在想着要怎样赶我走。一想到这样我就冷汗直流,我们今天会这么快速地进展到这样的关系,双方家长在背后有着深深的期盼是最大的原因之一,要是因为我自个儿胡言乱语没有好好对待邵琪而弄僵了、甚至-分了,那不但我给爸妈丢脸丢大了,还连带把两家近二十年的情谊都给搞砸了。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要送邵琪下车,停好车后我赶紧解开自己的安全带,转过去对着副驾驶座的邵琪低下头道歉。  「对不起,我刚刚说的话太过分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邵琪眼神冷峻地不发一语盯着我,只发出一声「嗯」就解开安全带推开门准备下车,轰地一声非常用力地把车门给关上。我抬起头来,看到邵琪在车外透过贴着深色隔热纸的车窗恶狠狠地瞪着我,当下我整个人被邵琪对我生气的态度吓的三魂七魄都要没了-像她这样好个性、温柔体贴的女人,都被我没遮拦的这张嘴给气得七窍生烟,我吓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生怕她待会就要打开门要我晚上不用来接她,再也不用来找她了-就跟当初我被甩掉的那天一样。  邵琪打开了车门,表情和缓了下来,但却是平淡地不带一丝情绪开口说了一句,「晚上记得准时来接我,今天约的产检是七点半,小心开车。」  邵琪说完话便轻轻地关上车门,踩着轻柔的小步伐走进了大楼,留下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的我。当天晚上来接邵琪的时候,她脸上依然是冷冷地不带温度的表情,对我的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车上装满着尴尬的空气这样一路开到了王医师的诊所后,没多久就轮到我们进去检查了。进门之前邵琪回头看了我一眼,脚步停在诊间的门前,眼神像是在说「你不必跟进来了」似的。我假装没看懂,愣在原地等她前进,邵琪只好让我跟着进入了诊间,不待王医师指挥,就跟前几次检查一样躺上了那个让双腿张开的诊疗床。  王医师默默地拉上帘子,把我跟邵琪的上身留在帘子的这一边,跟护士在帘子的那一头忙碌起来,从邵琪开始发红发热的表情我知道,那些会把阴道撑开、让阴唇受到金属器械挤压的道具已经插进了邵琪的外阴,因为受孕后的内分泌旺盛,可以说是随时处於发情状态的邵琪每次都会快速地被刺激到满脸潮红。过了一阵子,我发现邵琪开始呼吸加速,身体紧绷着,大概要接近高潮了,王医师却突然问了一句:  「这样会疼吗?」王医师的声音从布帘后传过来,邵琪恍惚的表情显然没有听到,我便摇了摇她的肩膀。  「什……什么?会,会舒服。」邵琪恍惚地回应着,从回应内容来看肯定完全没听到王医师问什么,而且莫名其妙的回应让我羞的要钻到地底下去了。  「我、是、问、这、样、撑、开、来、你、会、不、会、疼。」王医师一字一字地大声重複一次刚刚的问题。  「啊……」邵琪再度在诊疗台上高潮了,全身一抖一抖地抽搐了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喊疼得话大概是没问题吧,好。那、这、样、你、会、不、会、疼、啊。」王医师似乎挪动了装置在邵琪下身的器具一下,邵琪不知道是不是被器具移动给刺激到,本来渐渐平息下来的抽搐又开始变得剧烈。  接下来的五分钟内每次王医师在布帘后面挪动器具调整着什么,邵琪整个人就在诊疗床上像被电到一样抽搐了一下,她忍耐着抓紧诊疗床两侧的扶手,但仍然快要叫出声来了。  「检查完了,现在我要把器械退出来了,可能会有点疼。」王医师才说完,我就听到从布帘的后方传来『唰』地一声,什么东西一下子快速地从邵琪的阴道里给抽了出来。受到这样的刺激邵琪再也忍不住,「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整个人的上半身像虾子一样弓起来,头却用力地往后仰,这样的邵琪我只看过一次,就是上礼拜那次聚会后开车回家的路上,邵琪被我禁止用夸张的方式自慰后几天,邵琪趁着我专心开车的时候偷偷把手放在两腿之间使尽吃奶的力气夹紧双腿,用有如中学女生夹棉被的方式偷偷自慰着,然后在我停红灯的时候整个人因为高潮从椅子上弹起来,把我吓了一大跳。  但是王医师跟护士似乎多见不怪似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默默地把东西都收拾好后将帘子给收了回去,便挥了挥手示意要我扶邵琪下床。我走到诊疗床的另外一边,扶着邵琪的双腿往她身体左侧靠,让她可以从诊疗床的左侧下床。站在刚刚王医师站的位置,我感觉到右脚踩到什么湿湿滑滑的东西,低头一看,看到邵琪刚刚躺着的位置的阴部正下方的地板上,有着一大滩偏黄色,不知道是分泌物还是尿液的体液,但显然是刚刚邵琪受到刺激的时候分泌出来的。邵琪起身坐在诊疗床的侧边后还两眼无神地看着前方。我扶着发呆的邵琪下床,两个人一起坐到王医师的办公桌旁等候他看诊检查完后给我们说明结果。  「虽然还是有点出血的样子,但大致上跟前几周都差不多,状况不稳定继续观察,满三个月之前不要松懈下来。」  「有什么方法我可以尽量做的呢?」听到又是状况不稳定的结果,我着急地开口问王医师。  「这个嘛……其实像她这种状况是因为子宫的状况本来就不是很好,能做的并不多,保持心情愉悦、正面态度面对就好,保持乐观积极地看待问题就好。当然这不只是以教友的身分说这话,以医师的身分来说,不管做什么,反正如果对母体的健康没影响,又能让孕妇保持身心愉悦,什么都能派上用场的。听邵琪说你不给她戴那件安胎的肚兜,像这样跟孕妇作对就不好,孕妇的心情若是影响到身体的内分泌,麻烦可就大了。」最后一句我感觉到王医师以一种近乎警告的语气说出口,我心里便冒出一股不信任感。  客客气气地跟王医师道谢拿药离开后,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对着刚刚在诊疗床上筋疲力尽地邵琪说:  「我们要不要在看看别间妇产科?王医师每次都说不稳定,也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就会说保持心情愉悦什么的空泛的话,感觉不太靠谱。」我自顾自地啰嗦得叨念起来,但邵琪不知道是不想理会我,一句话也没有回我,两眼就直直地看着窗外没有回应我。  那天晚上吃饱饭回房间休息后,我在等邵琪洗完好上床睡觉休息的时候,突然间浴室传来碰的一声,我吓得赶快冲进浴室。一看,邵琪脸色白得发青,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地上湿漉漉得水流过邵琪的下半身-一股血迹被水带着扩散开来,染红了白色大理石的浴室地板。  「发生什么事了?碰地这么大声?」伯父伯母在门外砰砰地一边敲门一边问道。我顾不得邵琪身体跟头发还湿漉漉地,一把抱起她就推开门,出去,把门外的伯父伯母吓得目瞪口呆。  「孩子出事了,孩子出事了。」我喃喃自语地一边念着一边抱邵琪下楼,扶着双腿无力的她上车坐好系上安全带后,发动引擎后,一边用手机拨打王医师诊所的电话,一边踩紧油门朝着市区开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y